首页 > 更多趣闻 > 历史趣闻

原创 《水浒传》中的几次官场送礼


原标题:《水浒传》中的几次官场送礼

《水浒传》不仅写了英雄好汉们的快意人生,而且写尽了官场的黑暗,其中几次官场上的送礼显出黑暗底子,也说明官场的潜规则。

最典型的一次就是大名府的梁中书给老岳父当朝宰相蔡京送礼,他应了夫人的要求,要每年在蔡京寿辰送去价值十万贯的金珠宝贝,而这十万贯生辰纲就是搜刮的民脂民膏,属于不义之财。按照晁盖的说法是“取之何碍?”按照刘唐的说法:“小弟打听得北京大名府梁中书收买十万贯金珠宝贝玩器等物送上东京与他丈人蔡太师庆生辰。去年也曾送十万贯金珠宝贝,来到半路里,不知被谁人打劫了,至今也无捉处。今年又收买十万金珠宝贝,早晚安排起程,要赶这六月十五日生辰。小弟想此一套是不义之财,取之何碍?便可商议个道理,去半路上取了。天理知之,也不为罪,闻知哥哥大名,是个真男子,武艺过人。小弟不才,颇也学得本事,休道三五个汉子,便是一二千军马队中,拿条枪,也不惧他。倘蒙哥哥不弃时,情愿相助一臂。不知哥哥心内如何?”去年十万生辰纲就被人劫了,官府捉不到劫匪,也就没事了。今年梁中书又要弄十万生辰纲,又是不义之财,英雄好汉们不去打劫更待何时?晁盖在东溪村促成“七星聚义”,再让白日鼠白胜去黄泥冈卖掺了蒙汗药的酒,药倒了押送生辰纲的杨志、老都管、两个虞侯和众军汉。晁盖、吴用等人智取生辰纲,把那十万金珠宝贝尽情劫走,上了水泊梁山。同时劫走的还有夫人送给蔡府亲眷的一担梯己礼物,可见十万生辰纲确实不是小数目。如果按照购买力来计算的话,宋代一两银子约等于一贯钱,十万贯生辰纲就相当于十万两银子的礼物,数目确实非常大。难怪梁中书痛失大名府的时候,带着部下逃走了,仕途丝毫不受影响了。

押送生辰纲的杨志原来就曾经出过事。他曾经官至制使,和其他九个制使一起押解花石纲,不料他押解花石纲的船在黄河里翻了,遗失了花石纲。他不敢回京复命,四处躲藏。等着朝廷赦免了他的罪过,他就带着一担金珠宝贝去京城打点。他把那一担金银都花尽了,买上告下,才在枢密院要得补殿司府制使职役的文书。他带着文书去见高俅,被高俅一顿数落,批了文书,打回原形,把他赶出殿帅府。很可能是京城的大官们胃口太大,他带的金银不够花,没给高俅送礼,高俅才不通过他的审核————他那一担金珠宝贝算是白送了。

武松打虎之后,做了阳谷县都头。阳谷县知县已经到任二年半多了,赚了好多金银,打算派人送到东京去,让亲眷给收着,日后好谋个升转。知县派武松去,可以防备路上强人劫道。知县让武松带了一封书信,和一担礼物。武松说,没去过东京,正好观看光景。武松办事很顺利,没有杨志那么倒霉。由此,知县对他很器重。只是,在他带着何九叔和郓哥以及几块武大郎的骨殖、西门庆贿赂何九叔的十两银子告状时,县衙上下都收了西门庆的钱,而且狱吏说的“尸伤病物踪”五件不全,不准武松的状子。武松自己报私仇,杀死潘金莲和西门庆,再去带着众邻居、王婆、供词投案自首。知县念武松是个义气烈汉,又替他到京城走了一遭,于是寻思他的好处,一心要周全他,就叫来狱吏把武松的招状改为“武松因祭献亡兄武大,有嫂不容祭祀,因而相争,妇人将灵床推倒;救护亡兄神主,与嫂斗殴,一时杀死。次后西门庆因与本妇通奸,前来强护,因而斗殴;互相不伏,扭打至狮子桥边,以致斗杀身死。”知府写一道申解文书,让差人压着武松到东平府申请发落。东平府府尹陈文昭哀怜武松是个仗义的烈汉,时常找人照顾他,把他的案子改得轻了,送到省院详审议罪,又让心腹人带着一封书信星夜投京师说明情况。那刑部有和陈文昭关系好的,把这件事禀过了省院官,最后定罪为“据王婆生情造意,哄诱通奸,唆使本妇下药毒死亲夫;又令本妇赶逐武松不容祭祀亲兄,以致杀死人命,唆令男女故失人伦,拟合凌迟处死。据武松虽系报兄之仇,斗杀西门庆奸夫人命,亦则自首,难以释免,脊仗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奸夫淫妇虽该重罪,已死勿论。其余一干人犯释放宁家。文书到日,即便施行。”武松没有判了死罪,是因为他给阳谷县知县到京城送过礼,阳谷县知县喜欢他,西门庆死后,他家里人也就不再使钱了,于是,阳谷县知县、东平府府尹都认为武松为兄报仇属于人之常情,彰显节义,就给了武松轻判。刑部官员、省院官的轻判是在阳谷县知县和东平府府尹陈文昭轻判的基础上做出来的。也就是说。武松替知县押解送礼的金银宝贝没有白跑那一趟。

江州蔡九知府在接受黄文炳举报之后,逮捕了题反诗的宋江。他要戴宗带着两封信,和很多的金珠宝贝到东京太师府,庆贺他父亲蔡京的六月十五日生辰。戴宗带着书信和金珠宝贝要到京城送礼,路过水泊梁山脚下朱贵的酒店,被蒙汗药麻倒。朱贵看到了戴宗的随身书信,不敢大意,把戴宗救醒过来,让他到水泊梁山商议事情。吴用让圣手书生萧让伪造了书信,让玉臂匠金大坚伪造了蔡京的图章,让戴宗把假书信捎回去。只是,那个伪造的图章出了纰漏,被黄文炳看出来。很有可能是那些送礼的金珠宝贝都留在梁山泊了,蔡九知府还是有点放不下。

梁山好汉江州劫法场之后,大杀官兵,还对无为军的黄文炳家进行了灭门。按理说,事件很大,地方长官应该受到追究,可是蔡九知府根本就没事,没受到任何责任追究,仕途反而更坦荡。

官场送礼古今一也,有道是“不请不送,原地不动。”要想获得提拔就要在三节两寿的时候给上级官员送礼,每年都要送,就连蔡九知府还要送给父亲蔡京金银宝贝,更别提蔡京的女婿梁中书和那些大大小小的知县、知府了。官场贪贿成风,不足为怪,要是没有贪贿之风了,可就奇怪了。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文摘网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enzhai9.com/gengduo/1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