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更多趣闻 > 历史趣闻

原创 团长耿飚受伤,奇缺西药,土法疗伤吃狗肉,奇迹般康复


原标题:团长耿飚受伤,奇缺西药,土法疗伤吃狗肉,奇迹般康复

作者:忘情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红军时期,医药奇缺。历经残酷的战斗,红军指战员们的伤亡较大,有的战斗还非常触目惊心。那么多的红军伤员要想重返战场,只能想尽各种土办法尽力医治,很多时候还要靠大伙用自己的强健的体魄去硬撑、硬熬。当时一些治病和养伤方法,是现在的人们难以想像的。

1934年4月,蒋军对苏区的第五次“围剿”已进行了半年之久。在李德、博古的错误指挥下,红军损兵折将,处境被动。蒋军集中了11个师的兵力,兵分两兵分两路向苏区重镇门户广昌发起进攻。李德竟然将红军主力集中到广昌,与强敌打顶牛仗,还美其名曰“以主力对主力”。

非但如此,李德下达的《训令》居然这样规定:“我支点之守备队,是我战斗序列之支柱。他们应毫不动摇地在敌人炮火与空中轰炸之下支持着,以便用有纪律之火力射击及勇猛地反突击,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此次蒋军进攻,每次前进半里地就停下来,在炮火掩护下修堡垒,筑工事。李德让红军“短促出击”,与强敌“寸土必争”。本来,这点出击距离对于英勇善战的红军来说,压根就不算事儿。但是,敌军有碉堡作依托,火力又猛,而红军无论是轻重武器数量,还是弹药数量,都根本无法有效压制敌军火力。在这种情况下搞“短促出击”,实际上就是让广大红军指战员暴露在敌军优势火力下,成批成批倒下。

这就是彭德怀所说的“崽卖爷田不心痛”“叫花子和龙王比宝”。从4月10日至28日,虽然忠诚勇敢的红军指战员视死如归,前赴后继,承受了极大的伤亡,但仍然没能保住广昌,战役以失败而告终。

时任红1军团红2师4团团长的耿飚,是4月16日受伤的。当时,敌军在炮火掩护下,冲至红4团阵地前沿,包围了团指挥所。耿飚亲率2个连拼死抵抗,掩护其他连队撤往二线阵地。战斗中,耿飚只觉右腿一软,差点跪在了地上,由于战况吃紧,他一咬牙又站起来,继续指挥战斗。还是他的警卫员杨力发现团长右裤管全是血,于是不容分说,硬是将耿飚背下了火线,一口气翻过了四个山头。

身材矮小的杨力,背着魁梧的耿飚跑了这么久,也累坏了。眼见已脱离了危险地带,俩人瘫倒在山坡上喘气。这时,一位名叫杨梅生的安徽籍“解放战士”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我怎么喊你们都喊不应,只好顺着血迹追上了!”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一个黑色小瓶:“这叫‘雷公助你’,万灵的,快给团长上点药!”

杨力和杨梅生七手八脚地撕开耿飚的裤管,只见伤在膝盖部位,子弹穿出后,撕去了一大块肉。他俩用布条捆住耿飚大腿,上了点“雷公助你”。然后,俩人半抱半背,把耿飚送进了红军医院。

在医院里,红一军团卫生部部长姜齐贤帮耿飚处理完伤口,又照了X光,发现子弹是从骨头缝里钻进穿出的,没伤到筋骨,实属万幸。不过,当时红军医院里缺少西药,连生理盐水都不够用。而且耿飚失血过多,需要大量补充营养,这两条都很难办。

这时候,杨梅生掏出了那个黑色小瓶递给姜齐贤,说这是自己在蒋军部队里当兵时,老乡送给他的保命药,名叫“雷公助你”。姜齐贤接过药瓶,看了看瓶体上的标签,又开打瓶盖闻了闻,高兴得大笑起来:“什么‘雷公助你’呀?这叫‘雷夫奴尔’,现在正稀缺着呢!好吧,这一瓶药交给我了,保证你们团长半个月出院。”

耿飚后来才知道,所谓“雷夫奴尔”,是当年一款很好的清创剂。姜齐贤制了一大瓶蒸馏水作溶液,把那一小瓶“雷夫奴尔”倒进去,再把布条浸在里面。处理一个伤口,只剪下一点点布条用,以便尽可能多救治一些伤员。

和耿飚住一个病房的,还有一位红3军团的团长,也是腿部受伤。由于医院没有止痛药,那位团长就用自己微薄的津贴买酒。痛得受不了时,就用喝酒的办法止痛。等到喝醉了,睡着了,就不觉得痛了。

耿飚的腿伤,一天天好起来。但由于缺乏营养,他的身体很虚弱。这个样子就算出院了,恐怕也难以重返前线。这时候,耿飚就想起来苏区发给他的“客籍红军”优待费还没用完,他便想让警卫员杨力拿着这仅剩的几块大洋去买点补品。

红3军团的那位团长一听,便建议耿飚买点狗肉吃,因为狗肉大补。耿飚一听,觉得有道理。考虑到那位红3军团的团长是本省人,没有优待费。身上仅有一点钱已经悉数换酒止痛了。于是,耿飚嘱咐杨力,去买一整条狗,再买些辣椒、生姜、豆豉、盐巴,在外面做好了再送进来。

杨力为了办妥这件事,走了二三十里山路,才买到一条狗。他按照耿飚的吩咐,将整只狗炖熟焖透,切成块,每天送一碗进病房。耿飚和那位红3军团的团长大快朵颐,不但吃肉喝汤,甚至连骨头砸碎吃下去了。

在那艰难的岁月里,这确实是难得的补品、上好的佳肴了。10天后,耿飚伤口愈合,身上也有了力气,便闹着出院,拄着拐棍回部队报到去了。

责任编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xx网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wenzhai9.com/gengduo/11940.html